最新时尚信息_生活信息整合平台

2500人包围2广场‧全黑护苏丹街

2500人包围2广场‧全黑护苏丹街(吉隆坡6日讯)延续一週前428净选盟静坐大会的激情,约2500名身穿黑衣的民众于週日中午12时聚集在苏丹街“门口”——宏远广场及奥盛超市前,参与“保卫苏丹街门口”和平集会及说明会。集会者高举持布条、黑旗及黑气球,现场黑压压一片,犹如为两栋遭拆除的建筑物致哀。集会者最后以人龙方式包围奥盛广场及宏远大厦,表达“守护苏丹街”意愿。踏入5月首个星期,一辆又一辆的神手开始进入苏丹街门口,轰隆隆地刬除历史悠久的旧巴生车站、宏远广场及奥盛超市,引起苏丹街商家及民众焦虑及迴响。捍卫苏丹街及武吉免登路委员会于两天前通过报章和网络,呼吁民众身穿黑衣现身在苏丹街的宏远广场及奥盛超市前参与“保卫苏丹街门口”的和平集会及说明会。委员会在短短两天内成功召集约2500名民众响应,身穿黑衣的集会者于週日中午纷纷现身,以捍卫古蹟之心参与为时一小时的和平集会与说明会。集会者守秩序集会者高举写着“捷运蔑视首相保卫古蹟的决定”、“保卫苏丹街”、“捍卫文化遗产”的布条,在委员会主席杨有为带领下,高喊“保卫苏丹街”及“捍卫古蹟”的口号,同时也在现场高唱国歌“Negaraku”及“Rasa Sayang”。由于和平集会于週日进行,苏丹街车水马龙,交警在现场维持秩序,委员会也派出工作人员给予协助,确保路面交通未受到集会影响。不少路径苏丹街的驾驶人士也鸣车笛,以示支持。和平集会发言人民主行动党武吉免登区国会议员方贵伦、吉隆坡小贩商业公会副主席拿督洪细弟、黄大华神父及隆市甘榜社区捍卫代表依沙苏林轮流发言,依沙苏林更是以华文高喊“捍卫文化遗产!”,获得集会者热烈欢呼响应。集会者较后慢慢移向敦李孝式路的宏远大厦及奥盛超市,以人龙方式包围这两栋即将消失的建筑物。他们继续在此处聚集,一群马来年轻民众以敲击物品作为音乐背景,带动现场集会者高喊口号及唱歌,希望透过另类方式表达捍卫文化遗产的意愿。当踏入中午一点时,委员会工作人员通知集会已结束,要求集会者解散;不少集会者把布条、“捍卫苏丹街”的传单挂在奥盛超市及文化遗产的篱笆前,有者甚至围起黄布,集会者之后守秩序地解散,结束为时一小时的“保卫苏丹街门口”和平集会。3建筑属保留区没获文遗部批准拆除捍卫苏丹街工委会联合主席杨有为在记者会指出,2020吉隆坡城市发展蓝图草案中显示,乌达奥盛(UDA Ocean)购物中心、遗产大厦(Plaza Warisan)和旧巴生车站等一带的建筑物已经被圈定为文化遗产保留区,这表示捷运公司若要拆除这3栋建筑物,必须获得文化遗产部的批准。不过,根据拆除工程处的告示牌上显示,承包商只获得吉隆坡市政局批准拆除这3栋建筑物,却未注明文化遗产部批准的号码。对此,他质疑这项拆除工程的合法性,并声称捍委会将进行彻查。违背首相指示受询及乌达奥盛(UDA Ocean)购物中心、遗产大厦(Plaza Warisan)和旧巴生车站是否已被政府列为文化遗产一事时,他认为,既然2020吉隆坡城市发展蓝图草案中已经圈定这3栋建筑物是在文化遗产保留区,这也说明这3栋建筑物属于文化遗产。他指出,2020吉隆坡城市发展蓝图草案中完全没有提及捷运计划(MRT),但捷运公司展开拆除行动,这存有很大的疑问。“吉隆坡市政局不能批准这项拆除工程,否则已违反蓝图草案。如果捷运公司执意进行拆除工程,市政局必须重新检讨蓝图草案。”他披露,捍委会对于吉隆坡市政局在承包商展开拆除行动之际,没有即刻採取行动遏止感到失望。因此,他促请吉隆坡市长丹斯里阿末弗亚立即命令承包商马上停止拆除苏丹街3栋建筑物的工程。张有为说,虽然这3栋建筑物属政府所有,但是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早在3个星期前,已向苏丹街业者保证,政府将保留苏丹街所有建筑物,这也说明捷运公司展开的拆除行动违背首相的指示。他强调,这3栋建筑物已在苏丹街拥有近百年历史,而苏丹街是属于吉隆坡的一个历史地标,政府必须捍卫,不能因为发展而牺牲它们。他再次吁请捷运公司召开一场公开的听证会,聆听苏丹街居民和业者的心声后,才展开捷运工程计划。“我们也要求捷运公司绕道,因为捷运经过苏丹街的路线并不合适,而且影响当地居民的生活。”他声称,自从乌达奥盛购物中心关闭后,已使当地的经济活动下跌30至50%。时间仓促难召集更多人部份出席者认为,由于号召的时间过于仓促,所以无法召集更多人出席集会,一起守护苏丹街。出席集会的民众李新发(39岁)指出,他是在上週五才从面子书上得知号召集会的通知,就决定与友人一同前来为保卫苏丹街出一分力。他说,苏丹街应该要被保留,尤其是在民众多反对捷运工程的声音下,政府还是一意孤行,不停取民意的态度更是不合理。来自太平,目前在吉隆坡工作的连家元(40岁)认为,此次集会号召的时间过于仓促,他是週六晚才知道此事,所以无法召集更多人参与集会,现场的人潮也不多。不满政府出尔反尔他强调,苏丹街是国内珍贵的文化遗产,应该成为旅游景点之一,而非用以发展用途,因为文化遗产无法以金钱衡量,一旦发展后,以后国内将不再有足以表达民族文化的遗产。他不满政府出尔反尔,他说,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曾承诺不动苏丹街产业,保证苏丹街店屋列为文化遗产,然而捷运公司却开始拆除巴生车站、遗产大楼及奥盛购物中心的举动让人民对政府失去信心。吉隆坡人陈奕明(41岁)称,他是在週五透过面子书知道集会的消息,所以与同事结伴前来保卫苏丹街古老的建筑物。“参与集会是为了向当局争取保留我们的文化遗产,所以我不担心警方会採取行动。”若再拆古蹟发动更大集会捍卫苏丹街及武吉免登路委员主席杨有为指出,以人龙方式保卫遭拆除的苏丹街建筑物,象徵“保卫”苏丹街门口意思;他声称,若当局继续拆除苏丹街古蹟,委员会将发动更大的和平集会保卫苏丹街。他指出,政府承认苏丹街为文化古蹟,街头内的有价值建筑都不能随意拆除,更何况国内拥有超过百年历史的建筑物不多,因此想不通为何当局採取拆除行动。他说,委员会的立场为捷运路线绕道,坚持苏丹街不是最好的选择。出席“保护苏丹街门口”和平集会仍有民主行动党蕉赖区国会议员陈国伟、甲洞区国会议员陈胜尧、泗巖沫区国会议员林立迎等。马来甘榜工委会站同一阵线吉隆坡马来甘榜工委会联合主席依沙指出,苏丹街不仅是华人的文化遗产,同时也是马来人的文化遗产。“我们会与苏丹街业者站在同一阵线,捍卫文化遗产。”他炮轰吉隆坡市政局没有理会人民的心声,强硬拆除乌达奥盛购物中心、遗产大厦和旧巴生车站。携小孩参与讲解文化重要性黑衣群众当中不难发现长者及小孩,出席者虽然因428警方殴打民众事件而感到心有戚戚,不过还是勇于把孩子带上街头,守护苏丹街。妈妈庄谨凤(44岁)接受《》访问时指出,她携带就读六年级的儿子一起出席集会,只为了让孩子知道保留文化遗产的重要性。来自沙亚南的她说,由于她也有参与428集会,警方的暴力举动历历在目,因此出发前还是感到害怕,担心警方採取强硬的镇压手段,让儿子受惊吓。“到了现场后感觉还好,虽然有警察巡逻,不过人数不多,也就不怕了。”另一名妈妈郑敬琪(35岁)则与丈夫携带两名分别6岁及9岁的孩子出席集会,被询及为何携带小孩出席集会时,她指出,在出发前一天,她已在家中向两个小孩解释出席集会的意义,让小孩了解保卫苏丹街文化遗产的重要性,此外也要让孩子知道现在政府的政策,让他们知道政府对人民做了甚幺事。她说,虽然现场出现警察,不过相信不会出现甚幺问题,不过一旦发生骚乱,她将把孩子带往附近的商店避难,以保护小孩的安全。珍贵遗产不应毁灭“我们是蕉赖人,今天特地前来支持示威,小孩感到很兴奋,不觉得害怕。”远从沙巴山打根到来支持捍卫苏丹街和平集会的73岁老翁洪敏捷激动的指出,政府应该遵从民意,珍贵的文化遗产不应随便毁灭。“我先到雪华堂和大家集合后,才来这边参加集会。”他说,曾参与428大集会,目睹警方暴力举动,不过不感到害怕,因为他已为了国内种种的弊端斗争了55年,近期不断发生的集会抗议行动都是在过去55年不断累积而成。要求开听证会◆民主行动党武吉免登区国会议员方贵伦:政府不能否定人民的声音,应马上停止拆除宏愿大夏及奥盛超市工程。为何其他国家都重视历史,而我国却又牺牲历史性建筑物呢?我们严厉抗议拆除苏丹街建筑物,应顺从民意召开公共听证会。反对牺牲古蹟◆吉隆坡小贩商业公会副主席拿督洪细弟:我们必须维护苏丹街及茨厂街,尤其这一带是旅游区。我们小贩不反对发展,但不赞同牺牲古迹,我们得保护古迹,把古迹保留给下一代,让下一代了解先贤奋斗及贡献。政府应听民意◆黄大华神父:我对现今的局面感到心痛,显示政府并未听取人民的声音,希望政府未来听到人民的心声,我们爱护及守护古迹。也是巫裔文化◆隆市甘榜社区捍卫代表依沙苏林:我们必须捍卫文化遗产,捍卫苏丹街及茨厂街,这里也是巫裔的文化。【热点新闻:苏丹街捷运风波】‧报导:叶珮盈、张秀芬、周美娟‧2012.05.06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